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娱乐 房产 视频

股票

旗下栏目: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

夏建统资本运作新招 举牌远程电缆

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李咏刚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9-07
摘要:时代周报记者 施露 发自上海 举牌远程电缆再一次让夏建统出现在公众视野。 8月29日,远程电缆公告称,收到杭州睿康体育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睿康体育 )的通知,其于当天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增持了公司股份1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7%。加上此前已持有的股份,

 时代周报记者 施露 发自上海

  举牌远程电缆再一次让夏建统出现在公众视野。

  8月29日,远程电缆公告称,收到杭州睿康体育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睿康体育” )的通知,其于当天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增持了公司股份1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7%。加上此前已持有的股份,合计持股比例已达到5%。

  作为睿康体育的实际控制人,夏建统早在2015年便成为A股上市公司莲花味精(600186.SH现更名为莲花健康)的实际控制人,彼时,其入主莲花味精曾引来外界质疑。

  在入主莲花味精的同时,夏建统将自己旗下净资产仅2亿元的天夏科技以41亿元的高价卖给了重组王索芙特(000662.SZ)。当前,随着索芙特更名为天夏智慧,其也开始了向智慧城市转型,夏建统已经成为索芙特总裁,直接操盘天夏智慧。

  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两次出手资本市场,实现完全控制莲花味精,潜在控制索芙特,夏建统通过层层设计,避免了借壳上市。这“一控一参”的背后,隐约透露出夏建统不可小觑的资本棋局。

  如今,夏建统再次以举牌的方式出手远程电缆,并承诺未来将继续增持,其资本棋局或将再下一城。

  举牌远程电缆

  控制了莲花味精和操盘索芙特之后,商人夏建统瞧上了远程电缆。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发现,睿康体育在今年8月第一次入股远程电缆。今年8月17日睿康体育以9.2元/股买入远程电缆2390.73万股,占流通股本比例5.39%。8月29日,睿康体育再度增持1200万股,占流通股本比例2.70%。

  在上述两个时间段,远程电缆原股东徐福荣的分别减持2390.73万股、1200万股,交易价格分别为9.2元/股、9.41元/股。可以算出,睿康体育取得上述股权的成本是3.32亿元。交易完成后,徐福荣的持股比例下降至5%以下。

  远程电缆公开资料显示,徐福荣是远程电缆前身的发起人股东之一。2012年,远程电缆登陆中小板上市,徐福荣当时担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此后于2014年7月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董事、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资料显示,徐福荣为远程电缆第三大股东;由于第一、二大股东杨小明、俞国平在公司担任高管职务,股份限售,徐因此成为远程电缆第一大流通股东。杨小明、俞国平持股比例分别为29.11%、21.28%。睿康体育为第三大股东,持股5%。

  值得注意的是,远程电缆第二大流通股东重庆信三威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下称“重庆信三威”)-华夏二号私募基金,6月底已持有公司323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重庆信三威此前曾举牌步森股份和*ST生物,并大举受让希努尔的股份。

  重庆信三威的股东为余晓薇和谭堃,值得注意的事,余晓薇和谭堃同时担任重庆华城富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监事和监事会主席。华城富丽的股东为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和重庆老虎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身处中小板的远程电缆总市值76.7亿元,市盈率约60倍。2014、2015年分别实现扣非净利润9713万元、1.29亿元。自2013年来,远程电缆便很少受到机构关注,2013年以后几乎没有机构发布有关远程电缆的研报。

  时代周报记者就为何举牌远程电缆等致电睿康投资,但并未得到回复。

  资本运作成谜

  身为莲花味精大股东的夏建统当前已牢牢控制莲花味精,除此之外,其在索芙特担任董事总裁。而大股东名单中,夏建统不持有任何索芙特的股份。

  根据索芙特2015年1月的非公开发行方案,索芙特拟以6.03元/股的价格,向锦州恒越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恒越投资”)、喀什睿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喀什睿康”)等10名对象发行8.5亿股,募资51.2亿元。

  10家认购对象公司中,有6家公司成立时间仅半年左右,其中包括索芙特实际控制人梁国坚设立的恒越投资和夏建统设立的喀什睿康,以及朝阳投资、浩泽嘉业、京马投资等。6家新设认购主体认购额占总认购额的50.76%。

  在定增方案发布后不久,索芙特对方案进行了调整,喀什睿康被踢出局,夏建统不持有索芙特任何股份。

  修改后的方案中,索芙特彼时实际控制人梁国坚持股比例为19.2%,与变更前19.17%相差甚小。原版方案中喀什睿康的股权由朝阳投资、浩泽嘉业、京马投资接盘,新方案中三者分别增加了4.88亿元、1.13亿元、1.16亿元,合计7.17亿元认购额,合计持股比例也由此前的20.85%上升至29.43%。

  彼时,有媒体质疑接盘喀什睿康的四家公司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并推测夏建统将天夏科技注入索芙特,以化整为零的方式规避借壳上市。

  今年2月,索芙特的定增方案获批,4月,索芙特正式更名为天夏智慧,5月夏建统成为天夏智慧董事总裁。5月底,天夏智慧的日化资产被悉数打包出售,公司主营业务变为智慧城市。值得注意的是,原天夏智慧的高管并没有智慧城市的操盘经验,不难看出,夏建统或成为背后实际操盘者。

  业务转型后,天夏智慧成为三季度业绩预增王。公司在半年报中预计2016年1-9月实现净利润1.35亿-1.89亿元,增长幅度为39027.34%-54598.27%,主要系今年4月新收购的天夏科技纳入合并报表所致。

  如果说在索芙特的资本运作上只是小试牛刀,在莲花味精的控制权夺取上,夏建统更是不显山不露水,通过各种手段轻易躲避借壳上市的审核。

  2014年10月29日,莲花味精第二大股东项城市天安科技有限公司与夏建统实际控制的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后者受让其持有的莲花味精1.10亿股股份后,占公司总股本的10.36%。资产注入前,莲花味精第一大股东河南农开持股11.9%,浙江睿康持股10.36%,相差甚小。

  这意味着如果莲花味精增发收购天夏科技,河南农开必须参与认购或由表面上看来与夏建统无关的第三方参与认购,否则浙江睿康将极易在莲花味精增发后获得控股地位,从而触发借壳上市。

  而在去年12月11日至12月12日,一家名为上海颢曦投资的公司突然大举买入莲花味精至0.66%,进入莲花味精前十大股东之列。

  当年12月19日,莲花味精发布实际控制人变更公告称,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与上海颢曦投资有限公司等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睿康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共持有公司1.27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1.92%,超过莲花味精第一大股东河南农开公司11.90%的持股比例,成为新任大股东,夏建统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不过,据媒体报道,上海颢曦背后实际控制人与莲花味精原大股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英超球队老板

  拥有景观建筑学背景的夏建统,今年5月多了一个身份,英国最著名的足球俱乐部之一,同时也是英国足球联盟12个创始成员之一——拥有142年历史的阿斯顿维拉的老板。

  在被夏建统6220万英镑收购前,维拉刚刚从英超降级。被收购前,维拉一直深陷财务危机,2012年亏损5200万英镑,2013年亏损390万英镑,2014年亏损2730万英镑。2015年,维拉的收入从1.17亿英镑下降至1.16亿英镑,而俱乐部的薪酬支出却在大幅提高。

  阿斯顿维拉官网资料称,夏建统曾在大学期间担任球队前锋。早年,夏建统曾是维拉的球迷,并对成为维拉的新东家表示高兴。

  夏建统在公开场合表示,近期的目标是让维拉重返英超,并让其成为中国最有名的足球俱乐部。不过,按照维拉在英超的财务状况来看,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