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娱乐 房产 视频

数据

旗下栏目: 业内 数据 数码 手机

张晓晶:官方“国家账本”编制进行时——关于国家资产负债表编制的几点思考

来源: 发布时间:2017-11-02
摘要:官方“国家账本”编制进行时 ——关于国家资产负债表编制的几点思考 张晓晶 [1] 自 2013 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编制全国和地方资产负债表”,相关工作在加速推进。在国家最高层面上推动国家资产负债表的编制和研究工作,在当今世界实属罕见,充分显示

官方“国家账本”编制进行时

——关于国家资产负债表编制的几点思考

 

张晓晶[1]

 

  自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编制全国和地方资产负债表”,相关工作在加速推进。在国家最高层面上推动国家资产负债表的编制和研究工作,在当今世界实属罕见,充分显示了中国政府努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决心和智慧。201762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全国和地方资产负债表编制工作方案》,标志着官方层面将加快推进全国和地方资产负债表编制工作。

 

  一、国家账本的编纂历史与最新进展

 

  关于国家资产负债表的编制已经有较长时间的历史。斯密《国富论》发表前,就有了国家资产负债表编制的萌芽。配第在其著名的《政治算术》中估算并比较了英国、荷兰、法国的财富。财富估算最初是出于国力比较(用于国际竞争或战争)以及征税的需要。财富估算的传统在随后有了进一步的继承和发展。而负债方面,由于存在着偿债压力以及债务本身的刚性特征,这方面的数据是较为全面的,因此一直以来(政府)债务并不是估算的重点。上世纪30年代,开始将二者结合起来进行研究。

 

  1936年,有美国学者提出把企业资产负债表编制技术应用于国民经济的构想。资产负债核算作为一种成熟的宏观经济核算方法,形成于上世纪60年代。作为此领域的开创性工作,戈德史密斯等人曾编制了美国自20世纪初至1980年若干年份的综合与分部门的资产负债表。英国自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开始试编国家资产负债表。自1975年,英国的国家资产负债表正式由官方发布。目前,大部分OECD成员国家公布了不含有实物资产的金融资产负债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推动了世界各国资产负债表编制的进展。

 

  中国资产负债表的编制与研究起步较晚,但也取得了不少成就。国家统计局在上世纪90年代就将资产负债核算纳入了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并开始研究资产负债表的编制。2015年,国家统计局与发展改革委等11个国务院部门合作,在北京、天津等11个省(市)部署编制资产负债表试点工作,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编表经验。鉴于一直未有官方权威的国家资产负债表,“民间”力量开始发力。2012年,关于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几乎是同时出现了三批力量。一个是曹远征牵头,另一个是马骏牵头,分别编制了一些年份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还有就是李扬牵头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课题组。此后,中国人民银行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也尝试编制了政府资产负债表。2011年财政部发布了《权责发生制政府综合财务报告试编办法》,并在11个省(市)开展试编工作。至今,已经有20多个省市开展了试编工作,并扩展至部分县市。

 

  目前,坚持编制与发布国家资产负债表数据的只有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隶属于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该中心编制的相关数据成为分析研判国家能力、财富构成与债务风险的重要依据,并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财富与收入数据库以及国际主流学术期刊所引用。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的主要成果囊括了首届“孙冶方金融创新奖”、“中国软科学奖”在内的诸多重要国内学术奖项。

 

  从各国编表实践看,主要发达经济体都定期编制和发布包括部分机构部门或所有机构部门的国家资产负债表。资产负债表的编制研究通常始于研究机构,但由于编制资产负债表涉及面广,对基础数据需求量大,数据质量要求高,研究机构难以获得完整的基础资料,因此编制的资产负债表推算成分较多。为了提高资产负债表的权威性,各国都由官方政府机构来统一编制和发布资产负债表,研究机构侧重于对资产负债表进行分析应用。

 

  二、国家账本有什么用?

 

  无论是国际上还是当前国内,对于国家资产负债表编制都非常重视。那么,国家账本到底有什么用呢?

 

  概括而言,国家资产负债表能够提供一整套基础数据,与GDP等国民账户中的其它数据一起,为国家宏观经济决策与管理服务。进一步剖析,国家资产负债表的主要功能,是表列整个国家的“家底”,并依托这一框架,揭示各经济主体主要经济活动之间的对应关系,借以勾画一国经济运行的机制。这套框架不仅有助于我们准确把握国家经济的健康状况,了解可能产生冲击的来源及强度,而且在危机期间,它可为政府探讨对策空间提供基本依据。

 

  第一,国家资产负债表为监测宏观运行提供新的视角。传统的宏观研究侧重于流量分析,重点在GDP及其相关组成部分(如投资消费净出口这三架马车),而事实上,结构性矛盾的产生以及宏观风险的累积,从存量指标上才能更清晰地反映出来。资产负债表研究为认识和理解宏观经济运行中的风险提供了全新的视角,这是以往同类研究所不具备的。